赏学堂|从写生风景到自我解读——陈流对于水彩画深度与广度的探索与实践

时间:2020-11-02

  • 最新
  • 精选
  • 区块链
  • 汽车
  • 创意科技
  • 媒体达人
  • 电影音乐
  • 娱乐休闲
  • 生活旅行
  • 学习工具
  • 历史读书
  • 金融理财
  • 美食菜谱

赏学堂|从写生风景到自我解读——陈流对于水彩画深度与广度的探索与实践

文化周末 文化周末 2020-08-31


陈流的写生并不是对眼前景物的真实写照。


近年来,传统水彩画凭借清新明快的艺术风格,赢得了广泛的群众基础,参与其中的艺术爱好者逐年增多,中国水彩画正飞速发展。其中,陈坚、刘寿祥、李晓林、陆庆龙等一批艺术家开始走进人们的视野,他们的作品不再以画面好看为主,更看重作者对于艺术的思考与表达,与传统水彩画在绘画语言与表现形式上有明显区别,不断开拓着当代中国水彩画的深度与广度,让水彩画成为中国当代绘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
本期《赏学堂》特邀中国当代水彩画家陈流,从他的传统风景题材说起,展现他对水彩画深度与广度探索的艺术实践。


精致且克制的“编”绘风景


陈流用“编”形容自己的风景写生过程,即便是一幅课堂示范作品,他的绘画依旧不以展现技法或再现眼前风景为目标,而是通过精心编排描绘对象的造型与色彩,开阔水彩学习者、爱好者的视野,引导人们去关注水彩画这一艺术媒介本应具有的深度与广度。


《红土流云6》


以莞城美术馆正在展出的陈流风景写生作品《红土流云6》为例,画面中红土部分从色彩与表现技法上能明显区分出六个层次,描绘的复杂程度由近至远依次减弱。这种差异是作者故意强调的,除了能让观众感觉到一些不合理外,更是在引导观众关注作者精心构思过的画面内容,而不是作者眼前的“红土流云”。画面中不同对象的表现方法皆经过作者再三思考,同一表现对象的质感,因为整体效果的需要,在作者笔下呈现完全不同的面貌,但又与整个画面十分和谐,成为一种超越描绘对象本身的写生,充分体现艺术家对水彩材料的深入理解。


相比于研究水彩技法,陈流更偏向于水彩材料的研究。他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(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)就读时并没有选择水彩专业,缺乏水彩技法的系统学习,所以一直认为自己的水彩技法水平很一般。“水彩因为水会扩散这一特性,使材料有很多不可控因素,加上水彩材料透明度的把握问题,它的技法确实有一定的难度,没有系统学习很难掌握通透。”陈流回忆,开始水彩画创作后,他持续研究陈坚、李晓林等中国当代水彩画代表画家的作品,发现不少水彩画家之前都以油画、版画创作为主。他们虽然不会玩弄水彩的各种技法技巧,但清楚如何通过水彩材料去表现描绘对象的造型、色彩,用对材料的理解与色彩的衔接去掩盖技法的欠缺,从而将注意力放在画面的组织与思考上。


《大鱼之十一》 


陈流将水彩材料的运用归纳为材料技法,重点是对材料的理解程度,是画家对一个画种最基本的认知。但对于绘画来说,重要的是塑造的能力,靠的是基本功。绘画的基本功包括造型能力、色彩的感受与表达、画面整体掌控等方面。


从技法中解放本身就是一种更开阔的视野,陈流便是很好的例子。他在表现描绘对象时非常克制,不刻意炫技,通过思考、研究材料与对象间的关系,以简驭繁,将注意力更多地放在探寻水彩的深度与广度上,让自己精致在思考,克制在表现。


错位组合呈现水彩画的可能性


《浮生若梦》系列作品是陈流近年来对水彩画深度与广度的实践探索。通过这个系列,陈流将自己碎片化的生活以不确定的方式错位组合,产生出多种可能的表达方式,并用这种组合记录、叙述着他对于当下生活的思考与反思。而水彩画近乎无限可能的深度与广度,也在回应苦苦求索的他。


《浮生若梦·系列创作》


在《浮生若梦》系列里,碎片化生活的错位呈现很容易理解,比如一幅画里可能有教皇、游戏人物、骑士、军舰、鱼等不同的形象,笔者根据这些形象,可以想象画家今天是不是看了某位绘画大师的宗教绘画,工作时将自己想象成一个骑士,晚上休息后又玩了一下电子游戏。这个思考过程对于笔者来说非常有趣,可以让思考飞跃出画面本身。而这些看似不合逻辑的形象代表着现代人日常所接收的各类信息,《浮生若梦》系列就像现代人接收大量庞杂信息的大脑,观众看到这些黑色幽默般纠缠的画面后,会产生一种压抑、沉重的情感。


“这个系列是我根据现实生活的真实感受与体验得出来的感悟。”陈流介绍,他之前创作过《鱼》《虫天下》《破碎的天空》《天空界》《寻常异象》《红土流云》《新贵》等很多系列,但无论是人物、静物、动物或者风景,这些创作主题过于复杂和跳跃,都在片段化地记载他某个成长阶段的感悟,或是兴趣点的罗列与再现。而随着年纪的增长,尤其到近两三年,陈流感觉到时间越来越有限,单一的题材很难承载他想表达的内容。


“我想表达的一些状态已经很难用一件事情、事物或者画面去体现,这个时候我就考虑把原来画过的所有内容与题材,包括我想象的或者现实中看到的,将它们植入到《浮生若梦》系列作品里面。”年近天命的陈流发现,日常生活中的自己需要扮演教师、父亲、领导、群众等多个角色,他开始截取扮演片段的内容,最后以一种纯碎片化的形式组织在一个画面之中。


《浮生若梦·系列创作》局部


这个画面是对传统绘画的解构。《浮生若梦》系列无法被归类为人物画、风景画或者静物画,它没有风景、人物、空间等传统绘画元素,里面的形象既是人物也是风景,在一个大致的天地格局里以碎片化的形式存在。这些碎片之间有一定的逻辑联系,但又有很大的差异,是现在的陈流作为一个画家面对生活的真实反映。


去除画面中的必然因素是陈流常用的解构手法,他一直在通过绘画技巧去除画面中的必然性。“与我相对的,是拼命地寻找绘画里必然性的艺术家,他们通过这样的训练得出这样的结果,通过那样的塑造得出那样的效果,但我希望自己的作品有太多连作者都不可知的可能性。通过线索、结构、思路的重组,让它们传递一种我本人都无法掌握的可能。”陈流说,他的思路可能传递梦境,或反映由现实折射出来的某种幻想,但这一切都是通过内容去呈现他更看重的组合带来的可能,而不是表现方式、方法的必然。


《浮生若梦》之四


其实解构传统绘画的实践在陈流之前的创作里就有出现,例如他的某些写生不会起草稿,因为他认为草稿是一种限制,希望每一笔都能突破之前的构思。但在《浮生若梦》系列之前,他完全放不开手脚去尝试。


“其他的系列包含了我太多的诉求,比如说由市场的索求、专业美术界的学术认可、教学方面传达的某种合理稳定的思想,这些方面都是限制。”《浮生若梦》系列让陈流可以完全不顾及其他,去传递自己的一种解读。陈流可能不太清楚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但通过近几年的梳理,他尽量将自己的真实感受表达出来,而这种深刻的自我解读,便是他对水彩画深度与广度探索的最好实践。


文化周末对话艺术家陈流

 

文化周末:《浮生若梦》系列中,您的一幅画里可能有教皇、游戏人物、螳螂、军舰等形象,笔者认为这是一种去形象化的表达。在您的作品中,传统意义的主角、配角或者说代表性的角色已成为过去式。现代人需要新的、更复杂的形象,您用一种碎片化的错位方式呈现,从您作品里的细节、形象、技法、色彩等方面都能感觉出诡异与黑色幽默般的沉重,您是出于何种理由创作《浮生若梦》系列的?


陈流:这是我出于对现实生活的真实感受得出来的感悟。之前画了很多系列,无论是水彩画里的人物、静物、动物或者风景,只是片片断断把我当时的一些兴趣点罗列出来,加以再现。后来随着人生阅历的增长与想法的改变,我发现自己想要表达的主题过于复杂、跳跃,画面中人物、静物、动物、神仙等形象天马行空,都是片段化记载我成长的某个时期的感悟。

随着年纪的增长,尤其到近两三年,我感觉到时间对于我来说越来越有限,我想表达的一些状态已经很难用一件事情、事物或者画面去体现,用一个人物或静物要表达出来很困难,这时候我就考虑把原来画过的所有内容、题材,包括我想象的或者现实中看到的,都想将它们植入到作品里面。

《云上飞车之一》

刚刚提到的碎片化,其实是我对自己错综复杂的定位的反应。有时候我可能要扮演一位教师或者教授,有时候是一位父亲或爱人,有时候又是单位的一个行政领导,有时候被领导,有时候是群众,要扮演的角色很多。有的角色很无奈,我就利用一种碎片化的概念,中间包含角色扮演的片段与内容的截取,最后以一种纯碎片化的方式将内容组织在一个我认为的画面中。

这个画面其实已经解构了我以往对绘画的认识,比如说风景画,现在已经不是风景了;比如说人物画,现在也不是人物。《浮生若梦》的画面里没有空间,非要说空间只有一个天与地的大致格局,中间都是错乱、破坏又有一定逻辑性的碎片化联系,它不是完全的碎片,这些碎片之间有互动,但它们之间的确有所差异。这就是我在46、47岁时对自己过往的思考,我想更真实地反映作为一个画家面对生活的态度,所以出现《浮生若梦》这个系列,也是最近创作的主要重点。

《浮生若梦》之五


文化周末:《浮生若梦》系列会随着您目前的疑惑一直持续吗?


陈流:会的。其实我画这个系列一是想反映自己的状态,二是想对自己以前片段化的每个阶段的灵感反思,这种反思是对自己过去的某些题材的批判性认可,把自己混乱、杂乱的创作过程放到一个带有延续性、可能性的画面里探讨。这个系列并不会简单解释我的某种人生观,而是更客观地再现了我现在既无奈、又有趣,既痛苦又开心的对现实生活很真实的一种纠结与热爱。所以画面里有矛盾,有错误,有不合理,但有我的兴趣点,包括事物之间某些可能性的联系,所以可解读的空间比较大。

 

文化周末:您提到《浮生若梦》系列一直没有特定的绘画内容和题材,这是一种画家的贪心吗?想要拥有一个包罗万象的绘画世界。


陈流:是的,我希望《浮生若梦》系列会被多角度、多层面解读,因为一个人的成长就是在阅读、了解自己,很多时候我对自己的定位不是那么的明确,所以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像玩电子游戏一样,不知道结局如何,给大家留有极大的想象空间和可能性,把以往所有的过于清晰、过于明确的某种指向性作品慢慢淡出我的创作理念。之前画的太明确都会有人问画的是什么意思,我可以解答。现在的作品对我来说我都无法解答,我只是体现了自己的某种状态,这种状态可以是褒义或贬义,有反思也有正面,我想留给大家更多空间,用画面状态供观众解读与对应。

 

 

文化周末:您曾经提到未来的绘画,《浮生若梦》系列是您认为的未来绘画实践吗?


陈流:应该可以这么理解,因为我觉得绘画之所以到今天不会被取代或者继续存在,就是因为它总是在解读太多连作者都不可知的某种可能性,前几天我和朋友聊到,有的艺术家在拼命寻找绘画里的必然性,通过这样的训练会得出这样的结果,通过那样的塑造会得出那样的效果。我恰好相反,想尽量通过自己的绘画能力去除这种必然性,通过线索、结构、思路的重新解构、重组,让它传递一种可能性。这种可能性是我本人都无法完全掌握的,我的思路可能是意识流的,也可能传递的是梦境,也可能更多传递的是由于现实反映折射出来的某种幻想,我个人更看重内容带来的可能,而不是表现方式、方法的必然。

 

文化周末:欣赏您的绘画能感觉到您在刻意弱化明确的表达主题、形象,但必然的绘画元素是要有的。


陈流:是的,绘画手段、方式、方法是必然的,因为不会画就画不出我想要的东西,我觉得可以改变画面的是我的想法,想法最重要的还是依托于内容。事物存在的方式有可能是客观的、有逻辑性的,也可能是完全主管臆造出来的,或者说通过某些意外激发的某种想象,这些想象可能合理或者不合理,有表面现象与深层次现象。内容带来的偶然性、可能性激发着我的想象,这些才是推动我画画、创作的最重要的原动力,而不是绘画语言本身带给我的快感。

 

文化周末:通过您的解释,感觉《浮生若梦》系列让您放的更开了。


陈流:是的,其实每个人存在矛盾的一面,像我画风景很多时候站在一个普通的教师角度。从教学角度上来说我会延续一些传统的观察方式、表达方式,但在我的风景里已经开始出现近似于浮生若梦的一些理解。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的画风景画基本上是编出来的,不是我正真面对的那个对象,我会把对象从色彩到主题进行大量的改造,到《浮生若梦》系列我把它变得更极端,说白了这个系列是画给自己的,不是画给某个具体的有主题的活动,或者说画给某人的,是画给自己。


这是一个真正为自己表达的系列作品,之前的各种创作包含了我太多的诉求,比如说由市场的诉求、专业美术界的学术认可、教学方面传达的某种合理稳定的思想,这些方面都是限制。但《浮生若梦》系列让我去站在了自己的角度表达自己想要的,而且可以完全不顾及我们所谓的想象、事物、面子、真假,这个时候一切都是最直接、直白的表达方式,去传递我对自己的解读。到今天我可能都不太清楚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但我通过《浮生若梦》系列的梳理,在试探性的把自己的真实感受表达出来,这可能和我们今天这个时代、大环境也有关系,人的角色、人的想法总是在变,很多时候我无法给自己一个人很准确的定位,与其定位不了,还不如真实地反应这种让我感到迷茫、混沌的真实生活态度。

 

《浮生若梦之神游》


文化周末:笔者认为《浮生若梦》系列作品是超越视觉的作品,观众不再被画面内容限制,想象画面之外的内容,这也是您想要达到的一种效果吗?


陈流:《浮生若梦》系列一开始就是一个想象的过程,比如画的时候我是不起稿的,像是每天给自己写一个真实日记,想到哪儿画到哪儿,所以从一开始很难推演最后的结果是什么。我是学西画的,以油画和水彩为主,我更多会考虑相对合理的空间,有天有地,在这样一个大致的空间里,去酝酿自己都想不到的形形色色的关注点,然后把他们串联在一种我认为可以存在的空间里,从来不做草图。我希望每一件作品的呈现都有可能超越我之前的一种构思,这与我们这一代人较早接触游戏、电影有关。通过游戏、电影带来的未知可能性,才能激发我在整个过程里面的好奇,一旦我知道了结果,绘画的过程也会变得很乏味。

 

《新贵4》


文化周末:近几年,“诗性”成了描述水彩的流行说法,其实诗与画早就有所联系,苏轼曾说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,法国诗人兰波说他能感受到文字的色彩,将自己的散文诗集称为《彩画集》。相较于富有诗意,笔者认为您的作品更具叙事性,从《鱼》《虫天下》《破碎的天空》《天空界》《寻常异象》《红土流云》《新贵》等系列,都有一定的情节,您希望自己的作品是诗性还是叙事性?


陈流:叙事性。叙事性对于一件作品是极其重要的,可能有时候我们太在意作品表达的完整性,画面所谓的美感,但无论任何作品形式的好与不好,美还是不美,最终这个作品是要传递作者的思想,这个思想无论是情感的状态还是我们认为的对现实某种判断,一定要把它表现出来,这样的表达实际上就是一种叙述的表达,一定要叙述。如果我的作品没有思想、没有内容、没有感情、没有我合理或者不合理的判断,这个作品就会失去灵魂,只剩一个表面的漂漂亮亮的颜色,很帅的笔触,这样的表现我觉得很虚、很表面。我更想通过作品去说事,说一件可能通过文字不好表达的事情,实现的过程会充满可能性,可能所有人看到它的时候都会产生不一样的自我对应,如果不叙事作品会失去绘画的基本目的。

 

文化周末:从作品里能看出您在表现的时候非常克制,不去刻意炫技,但很注重选择合适的技法描绘表现对象,使整个画面显得非常和谐,作品有一种精致的克制感,精致在选择与归纳,克制在技巧上,通过研究工具和材料,以简驭繁,这样理解对吗?


陈流:是的,我自己不是水彩专业出生,所以一直认为自己的水彩技法很一般,很多水彩技法我没有系统学习过。后来仔细研究了中国代表性水彩画家陈坚、李晓林老师,他们之前都是画油画、版画的。水彩因为水的扩散,使材料有很多不可控因素,确实有一定难度,这方面我们几个人学习的不是那么的通透,但关于水彩材料的运用,我把它归结为材料技法,是对材料了解的多少。但对于绘画来说重要的是塑造的能力,说白了靠得是基本功,靠的是造型的把握,色彩的感受,画面整体的管控,刚刚提到的陈坚、李晓林老师同样不会玩弄水彩的各种技法技巧,我也不会,我们只知道通过水彩去体现形与色,我们会用一些色彩的衔接去掩盖技法上的欠缺。材料技法是画家对一个画种最基本的认知,但作品要有高度就一定要有表现能力,表现能力更需要扎实的绘画基本功支撑。


艺术家介绍


陈流 

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院长,二级教授,硕士研究生导师。云南省政协委员,云南省委联系专家,民盟云南省委委员,中国美术家协会水彩·粉画艺委会委员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云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。


文章刊载于《南方日报·文化周末》07版


文字:李彤晖

编辑:龚艺超

图片:受访者供图





    前往看一看

   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

    在“设置”-“通用”-“发现页管理”打开“看一看”入口

    我知道了

    已发送

    发送到看一看

    发送中

    微信扫一扫
    使用小程序

    取消 允许

    取消 允许

    微信版本过低

   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,请升级至最新版本。

   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

    确定删除回复吗?

    取消 删除

      知道了

     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

     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      如若侵权,请联系本站删除

     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

      觉得不错,分享给更多人看到

      文化周末 微信二维码

      文化周末 微信二维码

      文化周末 最新文章

      赏学堂|从写生风景到自我解读——陈流对于水彩画深度与广度的探索与实践  2020-08-31

      热点|精彩暑期!近八万名青少年零距离体验非遗,爱上非遗!  2020-08-31

      展览|“西班牙的太阳”摄影展在东莞等你来!  2020-08-31

      云赏学|民族歌舞 风土人情  2020-08-29

      听见|长安武术训练基地——习武育人  2020-08-28

      展览|“塑志·心传”——黄志伟师徒石湾陶艺作品联展  2020-08-28

      活动|非遗墟市深圳专场周六驾到!  2020-08-28

      福利|流行国乐——流行国乐盛典之浪漫七夕专场音乐会  2020-08-26

      东莞学人 | 卢权:心系党史历风云 一生不舍故乡情  2020-08-26

      展览|七夕抚琴品香观展,“美术馆之夜”沙龙活动  2020-08-26

      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

     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 (function(){ var src = (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== "http:") ? "http://js.passport.qihucdn.com/11.0.1.js?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"; document.write(''); })();

      下一篇: 为生儿子怀孕8次流产4次的神颜影后,却靠“飒”让半个娱乐圈大佬臣服! 上一篇: 韩国通过未成年人防沉迷法案:18岁以下学生儿童无法玩游戏
      回到顶部